会员登陆


用户名:
密码:

新闻中心

长实文化角丨回忆录《非典型母爱》

2020-05-27

谨以此文致与妈妈的问候

祝愿全天下含辛茹苦的妈妈

永远健康快乐



 《非典型母爱》

作者:蔡润基

小时候,每当要横过马路的时候,妈妈总要紧紧的抓住我的小手,不让我乱跑,带我平安穿越车流,现在妈妈老了,每当过马路的时候还是会牢牢地握住我的大手,那是希望自己蹒跚的步伐不至于拖了我们的后腿,更是渴望儿女的呵护和安全的庇佑。然而,由于工作、生活、社会带来的重重样样的各种压力,曾几何时,我们才幡然醒目,我们已经忽略了辛劳的父母,很久很久。记得,那是2003年,非典时期的一个黄昏……


“蔡子,你又要出去吗?”我正在“对镜拈花黄”,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,依在门口问我。
“是的,惠州移动的同学也回来了,今天约好去百豪聚聚。”我侧身越过妈妈径直走向大厅推出摩托, “非典时期还出去吃……” 刚打着火,妈跻着拖鞋赶过来,帮我扯了扯衬衣后背,拍了拍后座问我:“带我到坤叔的士多去买两瓶醋吧,不知道有货没有。”
“上车吧。”讲句实话,我应承得不是很干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思考与回答分开同时进行的。
“你爸也快下班了,等下我会搭他的车回来。”妈说着,扳着我的肩膀跨上了我的摩托后座,她是想告诉我,我载她出去就可以,不用劳烦我送她回来的。
就这样我们母子俩上路了,走在迂曲的村道,我尽量的把车速放慢。一路上,妈在喋喋不休:“看到没有,那口鱼塘现在给富荣伯承包了,还记得么,小时侯他可抓过不少蛤蟆给你吃哦;那塘沿上的电杆是上星期三才立的,那天正好你打电话来说五一可能不放长假,听说立这些杆的人也是跟你们同系统的;这芭蕉树冬天全被霜打焉了,前几天,你堂弟还想爬上树去摘,结果摔得他屁股开花,哈哈;你看通叔盖起第三层楼了,听说前几天他儿子开车撞伤人了,也不知道赔了多少钱;那个桂妹叔婆前天去佛宫烧香时路过,来家里坐了一下,问你什么时候回来,她老人家可真有心,看着你长大……”
一路上我是无心看风景,也没有认真听清楚妈一路上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,反正她说一句我就嗯一句,到了村口我停下车,用嘴呶了呶马路对面的坤记士多店,回头看看妈,说:“妈,到了,要我送你过马路去么?……妈”。
“哦!到了?不用不用,我自己过去。”老妈环视四周,揽着我的腰下了摩托,又帮我抚平衬衣,拍拍坐垫对我说:“我自己过去,你一路小心,不要开太快,早点回来。”
“好的。”甩下两个字一溜烟把妈抛在身后,因为村道耽搁时间不少,我不免加快了速度,然而不经意地我发现手机不在身上,没有它可会带来诸多不便,没有办法,只好掉头回家去拿,刚转进村道,一个熟悉的身影影入我的眼帘,这不正是妈吗?我正纳闷她怎么这么快就买好醋了,不是说好等我爸下班一起回家的吗,我正迟疑着靠近了妈时才发现,其实妈两手空空,什么也没有买,而且我甚至可以肯定,她连马路也没有过……
“妈,走,上车,我载你回家。”
“你,怎么……”妈显然被我的从天而将感到愕然。
“不去了,回家两天了,都还没有好好跟你和爸聚聚,今晚,我们家团聚。”

    

编辑:蓝天天



 XML 地图